志祺七七
2020.05.16

想要跟流行但又怕被罵嗎?來談談「跟風」這件事的「 #話語霸權」!《生難字彙大辭海》EP 033| 志祺七七

各節重點:
01:26 美食餐廳、私房景點
03:29 運動賽事、隊伍選手
04:46 表演藝術、音樂作品
06:06 流行詞彙、時事話題
06:57 老粉絲是在「話語霸權」嗎?
09:04 跟風真的有這麼不堪嗎?
10:34 我們的觀點
12:39 提問
13:00 掰比

(註)本文末含有資訊勘誤/補充



---【 影片口白逐字稿 】---


你有注意到,在很多不同的地方,常常會出現「老粉絲看不起新粉絲」的現象嗎?新來的粉絲,常常會被老司機酸是沒有主見的「跟風仔」。

難道,跟風錯了嗎?

-

hiho~大家好,我是志祺!

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「反正我很閒」?這個YouTube頻道,最近正在以非常非常驚人的速度竄紅。很多人都在效仿他們的影片,舉辦「羅馬競技生死鬥」,臉書上也有一個專門討論這項賽事以及「反正我很閒」的社團。

當然,我自己和團隊的幾位成員,也是這個社團的成員之一,最近我們常常會看到,在這個社群當中,常常有比較早期的粉絲,會酸那些最近才開始看反正我很閒的新觀眾,認為他們只是在跟風而已,開口閉口就人民的法槌、構造改革,但未必真的理解影片中想要傳達的理念。

事實上,這種「老粉絲看不起新粉絲」的狀況,真的是很常見,但為什麼跟風仔常常被酸?這些批評又都是合理的嗎?如果我真的很想要跟風,又要怎麼樣才比較不會被罵呢? 根據我們的觀察,在不一樣的情境下,跟風仔被討厭的理由,未必會完全一樣。為了方便分析,以下我們先從4個常見的場景來說起:


-

【美食餐廳、私房景點】

第一個是私房景點或餐廳。

例如我知道臉書上呢,有些專門分享私房景點或建築的「研究社團」,大家都很喜歡在上面發照片,但版規有禁止大家留言問「這是哪裡」,因為怕公開了之後,現場就會因為有太多人去朝聖,而遭到破壞。

同樣的邏輯,假設我很喜歡某間餐廳,本來也沒太多人會去,但當它突然被某個網紅或部落客推薦以後,我發現它開始一位難求,因為擠滿了各種想拍網美照的人,然後餐點甚至還漲價,這種時候要不去埋怨那些跟風的人,真的做不到。

也就是說,這裡的老粉絲之所以會討厭跟風仔,多半是他認為,啊,我的權益明顯受到影響了!我喜歡的東西被入侵了!有一種「物理上」被人玷汙的感覺。

【運動賽事、隊伍選手】

第二種常見的情境,就是運動賽事啦!

比如說我有個朋友喜歡MLB的太空人隊,相較於王建民待過的洋基隊來說,以前太空人在台灣算是很冷門,冷門到如果他們辦球迷聚會都要很注意安全,不然出事了可能全台灣就沒有太空人迷了的那種冷門,所以當他戴著太空人的球帽走在路上時,感覺還比開特斯拉還要罕見。

但是太空人奪冠之後,他的心情就開始複雜了,一方面很開心很驕傲,但一方面又擔心這樣會吸引到很多跟風的「戰績迷」。比起曾經陪伴球隊經歷墊底還不離不棄的老球迷,他認為戰績迷感覺就是缺乏忠誠度,喜歡的就只是贏球,而不是這個球隊和球員。

另一種就是國際賽場上的「一日球迷」,老球迷最常不爽的狀況就是,一日球迷其實不太懂規則,只是跟風來看球,然後輸了就開始怪東怪西,亂批評我喜歡的球員,覺得自己的偶像或興趣,竟然被不懂的人糟蹋了。

也就是說,這裡的老粉絲之所以會討厭跟風仔,主要是他認為,這些人根本就不懂這個運動、這個隊伍或這個選手的魅力,缺乏忠誠而且還常常脫序,跟他們站在一起,就覺得非常難受


-

【表演藝術、音樂作品】

第三種情境,主要是藝術,尤其在樂壇最常見。

去年底,電視劇《想見你》大受好評,貫串全劇的插曲《Last Dance》也跟著爆紅,目前在YouTube上面累積了超過940萬次點閱。但是這首歌,其實已經是伍佰在24年前的作品,多年來也不是一個很熱門的曲目,所以很多原本的老聽眾就不爽啦。

普遍的心態跟剛剛講到的運動類似,就是認為跟風仔感覺就不懂它的魅力,只是湊熱鬧而已。而且,當一首歌爆紅之後,通常會引起很多改編或翻唱,要是有人唱得不好聽還硬要,那老粉絲心裡「被消費」的感覺,可能就會更強烈。另一方面是,有些比較不那麼主流的獨立音樂翻紅之後,有些老粉絲會擔心歌手變得越來越「商業化、商品化」,為了迎合主流大眾口味,作品跟著漸漸變質,失去那些原本他很喜歡的元素。

也就是說,這裡的老粉絲之所以會討厭跟風仔,一樣是他討厭自己喜歡的東西被玷汙、擔心它改變。而更深層的心理因素,可能是他把「喜歡冷門作品」這件事,跟「我是一個很特別的人」連結起來。所以如果我喜歡的東西開始跟大家都一樣,那似乎就暗示著,我也變成一個很普通、很沒個性的人了。


-

【流行詞彙、時事話題】

第四種情境,是對流行語或話題的跟風。

比如說我一開始提到的反正我很閒,因為他們腳本和表演方式都非常有趣,所以影片的很多台詞,就變成很多人琅琅上口的梗。像是「人民的法槌」、「構造改革」、「話語霸權」等等。

但這些詞彙,其實它背後都是有一套論述體系,原本也都是在批判一些嚴肅的社會問題,可是跟風的人他未必知道這些,只看到影片中搞笑的一面,就把這些詞彙亂套到其他的情境。所以有部分的老粉絲就會覺得,原本意義那麼深的概念,都是被跟風仔們搞到變成這麼廉價、這麼膚淺。

也就是說,這裡的老粉絲之所以會討厭跟風仔,可能是他不喜歡這種濫用、覺得很膩、或者是原本很認真的概念,最後被記住的,只是大家拿來開玩笑的梗而已。


-

【老粉絲是在「話語霸權」嗎?】

前面我們提到的這些「討厭跟風仔」的情境或感受,雖然略有不同,但仔細一看,其實「不想被玷汙」、「覺得對方很沒主見」、「害怕自己變得很平凡」之類的心情,幾乎都可以套用在每一個情境。

但這邊,我們想特別從另一個角度來分析,那就是反正我很閒的「話語霸權」!在他們影片裡的話語霸權呢,是指「有些事物我原本不喜歡或沒感覺,但在霸權勢力的強力推廣之下,我無力反抗,導致自己慢慢被洗腦,甚至接受它」的狀況。

而這邊所提到的「霸權」,它其實是一個社會學的概念,跟權威啊、壟斷啊之類的概念有密切的關係。像「文化霸權」「論述霸權」等等,就是社會學理論上常會看到的詞彙。舉例來說,在好萊塢強力的文化輸出下,大家現在講到電影,通常都會有某種既定的想像,這就是一種「文化霸權」;或是某某領域的權威教授,他發表言論的時候總是會獲得比別人更多的關注與青睞,等於擁有了「論述的霸權」。

以比較批判性的觀點來看,掌握霸權的人,就等於整握了某種統治的力量,甚至可以繼續利用這樣的權力,來維持自己優勢的地位。而在老司機看不起跟風仔的狀況當中,其實也有一些「話語霸權」的成分。

首先,老司機可能下意識會認為,因為自己比較早發現、比較早喜歡,了解得比較深,所以講話也應該比較有份量。相較新粉絲,自己才是這個領域的「權威」。當越來越多人,進入到這個領域的時候,他感覺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脅,就會透過各種方式來展現、來捍衛自己的權威。

比如說,壟斷「支持」的解釋,覺得當一個粉絲,就一定要很忠誠、一定要看到內在、一定要喜歡的很完整,不然就不是真的喜歡,只是沒主見的跟風;或是壟斷「流行詞彙」的解釋,覺得某句話一定是要這個意思才行,其他亂用的都是不懂、都是跟風仔等等。而老司機這種想要壟斷「各種解釋」的心態呢,其實就是一種「話語霸權」的具體展現。

好的,那說到這裡,我們也要換一個位置來看看,跟風的行為,真的有這麼不堪嗎?


-

【跟風真的有這麼不堪嗎?】

首先有些人認為,跟風其實是人類社會上一種非常自然、也非常正常的習慣,因為它具有社交上的意義。

像熱門的議題跟事物,大家通常都很熟悉,用這個開啟話題,比較不會有侵略性,有相同興趣的話,也能更快的融入社群,創造人際間的認同感。甚至有時候,其實是因為身邊的好朋友都在談論同樣的話題,為了避免自己被孤立,所以才趕緊跟風。

另一方面,有些人也指出,跟風其實也能帶來正面效益,因為它能讓好的人事物,被更多人看到。像2017台北世大運,原本也沒什麼熱度,但因為很多人跟風買票,不僅讓很多優秀運動員被大家認識,主辦單位也因此賺到錢,獲得繼續推廣運動的資本。

而對於老粉絲來說,看到喜歡的樂團或YouTuber,能因為被人大量跟風而繼續活下去,應該也不是一件會讓他覺得非常受傷的事情。雖然,變成主流之後作品可能會改變,但一直維持小眾的結果搞不好是直接餓死,再也無法產出作品。而且,其實跟風仔看久了,他也可能會變成內行人。比方說很多人對於政治議題的關心,一開始都是跟風時事,但經過長期的研究和參與,他最後也可以變得很專業、很有貢獻。

某些人眼中的無腦跟風,搞不好是啟蒙一個偉人的契機。在其他的領域,有時候大家之所以比較晚成為粉絲,可能只是因為之前剛好都沒機會接觸、不知道有這樣的好物而已,並不代表這些人本身的品味,就是不如老司機。

【我們的觀點】

我們團隊有很多成員,其實都是「反正我很閒」的觀眾。大概3月中開始,我們就幾乎看完所有反正我很閒的影片,那時候啾啾鞋還沒有推薦,他們的訂閱數也還不到2萬。我們這樣的資歷,或許稱不上老粉絲,但應該也不是跟風仔,就是處在一個中間的尷尬位置。然後前陣子看到社團內,滿多老粉絲在戰新觀眾,突然就滿有感觸的。

身為一天到晚發影片追時事的跟風仔團隊,接下來我們就要藉這個機會跟大家分享,究竟要怎麼跟風,才比較不會被討厭!

首先你要知道,你不可能完全不被討厭,因為有些人他就是不喜歡「被消費」,或天生就不喜歡「變成主流」的感覺。不過,根據我們的觀察呢,那些比較不會被批評的跟風仔或新警察,通常態度都滿誠懇的。講話不會像權威人士那麼果斷,在發表自己的主觀評論之前,會先觀察一下、想辦法自己去做一些功課,如果還是有不了解,也會非常有禮貌地請教老司機。

當然,就像剛剛說的,做到這樣並不能保證你就不會惹人厭。但我們認為,每個人本來就有喜歡某個東西的自由,只要沒有壓迫到老粉絲的權益,那在道德層面上,其他人並沒有權力禁止你喜歡一樣的東西。

那麼,身為先來的老司機,如果我真的非常受不了,但又不想因此退坑的話怎麼辦?我覺得,大家可能可以先問問自己,討厭的原因是什麼? 假設我發現,我不喜歡太多人跟我一起聽茄子蛋,可能是因為我想做一個「很獨特」的人,覺得這件事比「把好音樂推廣出去」還更重要。那這時候我就會問自己,茄子蛋的音樂是我的嗎?我有權利獨佔它嗎?我擁有這個話語霸權嗎?

如果我發現,這些好像都說服不了自己,那我可能就會試著改變自己的想法。例如,把焦點重新拉回自己身上,找回原本自己喜歡的感覺,而不是去探究別人的想法,或甚至開始跟新朋友分享我覺得他們有哪裡很棒,把大家跟我一起推入坑~

-

當然,我知道每個人的想法可能都很不一樣,
所以最後我也想問問大家,當你發現有很多人開始跟風自己喜歡的東西時,你的反應是?

A. 批評跟風的人,同時默默無言,只能轉身離開
B. 覺得自己好像不理性,開始檢討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
C. 樂觀其成,我覺得大家都喜歡我喜歡的東西,代表我是先知
D. 其他

最後,如果你喜歡今天的影片,歡迎分享出去,讓更多人知道「怎麼當個快樂的跟風仔」!
此外也可以點這邊,看看「流行」跟「流感」的相關討論;
那麼,今天的志祺七七就到這邊告一段落,我們明晚再見囉~掰比!


-

【補充資訊】

大家好我是寫這集的企劃,這邊想稍微補充「 #霸權」,順便閒聊~

除了影片中有提到的「權威」和「壟斷」以外,「 #控制」也是霸權這個概念當中,非常重要的一個元素。例如影片中有講到的,利用現有的優勢去洗腦別人、維繫優勢地位,就是一種「控制」的行為。在反正我很閒惡魔貓男的案例當中,某些大眾媒體挾著大量的資源入侵我們的生活,讓我們不知不覺開始認同他,這種話語霸權就是一種具體的控制。

不過,其實有時候霸權的那一方,他可能本來沒有真的想控制誰,但在展現霸權的過程當中,依然出現了「控制」的行為,並達到「控制」的結果。好像很抽象?我直接用「老司機大戰跟風仔」的情境來說明。

影片中有提到,老粉絲之所以會出來酸跟風仔,通常都是因為覺得自己的權益受損、或是某個地方感覺受到威脅,所以藉由樹立各種規範,來展現、捍衛自己的權威。大致上,他可能未必有要驅逐跟風仔的意思,就只是因為心裡不爽,所以開始用規範或準則來區分新人/舊人。而當這些規範一旦在粉絲社群內形成共識之後,可能就會讓跟風仔不知不覺也開始檢討自己「我好像真的沒什麼主見」,或因為覺得這個社群很兇狠、很排外,所以就自行退坑。

而這種「藉由自己的霸權來控制別人」的行為,就是老司機的「話語霸權」!

那另外,除了今天講到的這種「讓粉絲社群之間氣氛緊張」的跟風以外,我還另外觀察到,有另一種狀況比較特殊的「跟風」。被跟風的標的,本來幾乎沒什麼粉絲,但後來經歷了一些奇幻的旅程之後,出現了一堆跟風的粉絲,而且這個社群可說是非常的和諧。

這個最經典的例子,我想到的是富堡機車行的老闆 #陳平偉

2012年,平偉以一句「 #你是在大聲什麼啦」登上新聞版面,當時大家的印象就是一個蠻橫霸道的黑店老闆。但因為「你是在大聲什麼啦」真的太經典了,他的台詞和新聞片段,就成為網路上非常熱門的梗圖或惡搞素材,很多人都會反串說自己是平偉迷,一天到晚在幫他做梗圖。結果做多了,感情就這樣培養起來了,後來平偉在鄉民心中的印象,就漸漸從一個誆人的惡質老闆,變成喜感又真性情的諧星。2015年,平偉甚至和當時還沒有很紅的 #茄子蛋,一起組成樂隊登台表演,YouTube上面都找得到~

另外,我也有一些朋友覺得,5566好像也能算在這類「反串到變成粉絲」的例子。很多人都會說他們的 #我難過 是神曲,但不一定真心覺得超棒,反串或嘲諷或緬懷年少無知的自己的意味比較濃厚。到後來大家只要講到《我難過》這首歌,心情反而都很好,就像看到平偉唱《車站》一樣讓人感覺澎拜。

不過,我覺得這個例子有爭議的地方在於,可能還是有很多人從一開始到現在都真心喜歡著5566,所以這樣的粉絲看到很多人跟風反串,可能不會太開心,所以我想問問,這邊有沒有56迷?請56迷跟我分享一下,你會覺得被大量反串跟風是冒犯嗎~~



-
【 本集參考資料 】

👀我們的觀察


【 延伸閱讀 】

→ 詞條名稱:文化霸權:https://bit.ly/3bAdCej
→ 文化霸權|維基百科:https://bit.ly/3dOxc7Q"
Share to: Facebook / Line
中原大學「親共」是被誣賴的嗎?中原教授有歧視「中生」嗎?10 分鐘帶你了解來龍去脈!| 志祺七七